当前位置:猫扑小说 > 小说书库 > 孺子春秋 |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 >

黄金赌城

txt下载 加入书签

黄金赌城

作者:天成子

    第三更。

    …………………………………………

    目光走近,那位老者赫然是两次吐血,行将就木的老王诩。至于驼背中年自然是他的弟子,项橐,当今魏国的国相。

    项橐听到王诩如此问,走动的脚步不由的停了一下:“有三十年了!”

    “三十年了?不,是二十九年零六个月单八天”王诩断然道。

    项橐沉默。

    王诩又道:“项橐,我对你怎样?”

    项橐想起王诩对自己如同慈父一样的悉心教导和爱护,沉默。

    王诩又再次逼问道:“项橐,大魏对你怎样?”

    项橐想起大公魏驹对自己的解衣推食,魏国上下对自己的尊敬,他又再次沉默。

    王诩突然站了起来,扭头就是对项橐一巴掌:“我王诩对你,爱如亲子,大魏国对你,尊敬有加,更是重用你为国相,可是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竟然敢背叛我,背叛大魏,我王诩真想挖开你的胸膛,看看的你的心肝是狼的还是狗的?”

    项橐并没有反抗,他没有说话,在他派心腹化妆成齐军,火烧联军粮草时,就已经预料到有今天了。

    他的计策可以瞒过任何人,但是却瞒不了王诩,王诩只要细心的调查,就能立马发现里面的猫腻。

    “你为什么不说话?不解释?”王诩拽住项橐的衣领咆哮着。

    项橐低下头颅,没有言语,王诩大怒,一个巴掌再次打了过去,项橐还是沉默,王诩暴怒,接着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的狂扇项橐的脸,扇到最后,王诩再也没有力气,一屁股坐在了轮椅上。

    项橐的嘴角鲜血直流,但他仍然没有反抗,只是沉默的低着头。

    寒风呼啸,项橐沉默,王诩也沉默了起来。

    项橐不想解释他为什么会这么做,王诩起初想让项橐解释,可是后来他觉得没有必要解释了,因为结局已经如此。

    他不想去听项橐心中的秘密,因为那是秘密。

    “你走吧”

    王诩突然道。

    项橐沉默,没有动。

    “你不走,呆在这里等死吗?”王诩见项橐不走愤怒道。

    项橐还是沉默。

    王诩见状怒极反笑:“你自以为你的聪明能瞒过诸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他们或许今天没有品过味来,但是明天,就会有人意识到火烧大营之事布满蹊跷,以诸侯的能力,他们很快就会查到你的头上,你以为你的聪明能让魏公信服吗,能让六国诸侯信服吗?”

    项橐说话了,没有再沉默,只听他道:“我从不承认我比他们聪明,能瞒过他们,就像我从没有相信自己的所为能瞒过夫子一样”

    “我不能走,因为夫子对我有教导之恩,大魏国对我有提携之意,这个恩得报”。

    “报恩?哈哈,你是说你想献计,让齐人进入联军的诱杀当中吗?哈哈,项橐啊项橐,真作假时假亦真,这点道理我王诩岂能不懂,所以不要用你所谓的报恩去诓骗老夫”

    “老夫吃的盐都比你吃的肉多!”

    “所以跟老夫,滚!”

    “你踏马的,让我恶心!”

    王诩一口唾沫吐在了项橐的脸上,恶狠狠的瞪着项橐,然后倔气的自己推着轮椅的车轮,往自家军营方向赶去。

    百米之外的护卫,早就看到了王诩殴打项橐,他们很奇怪,老相国为什么要打相国,只是老相国有言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准他们前来跟随,当下只能疑惑的盯着那边。

    当他们看到王诩自己推着车轮,往自家大营方向走,知道事情严重了,纷纷跑上去,为王诩推车。

    项橐看着王诩倔强的背影,大粒大粒的眼泪往下掉,扑腾一声跪倒,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拔步离去。

    若是没有那“一尿之诗”,没有杏坛的招亲比文武自己逞能,或许自己就不会遇到齐王吕荼,就不会被他认为义子,更不会成为天下间最大的间客。

    成功的破坏了鲁国,使得天下的文化礼仪中心鲁国,成了一个笑柄;成功的诱导了王诩让他劝服魏公南下吞并天子之国,挟天子以令诸侯,让天子名誉扫地,周王的尊严彻底堕入深渊;而如今在这几乎抽空了六国的联军对齐大会战中,自己又成功的派心腹火烧了联军粮草大营,迫使战争出现了转机。

    自己真是成功!

    骗过了第一个夫子,少正卯;又成功的骗过了第二个夫子,王诩;哈哈,更厉害的是我连六国诸侯七十万大军都骗了!

    哈哈,我项橐真是成功,真踏马的成功!

    项橐背影无比的萧索。渐渐的往联军大营外更远处走去。

    几乎在同时,魏国太子都的营帐,魏都脸色无比狰狞的看着营帐内一位被拷打的半死不活的军士。

    “说,到底是何人派你烧的粮草?是谁指使你去诬陷我的夫子项橐的?”魏都此刻满眼的血红。

    项橐那可是看着自己长大,并把自己培养成号称同辈第一人的亲亲夫子!

    可是大火中所抓到的这名放火后不敢自杀的死士,他却在诬陷自己的夫子,说他是这场大火的主谋,魏都怎么能信,怎么可以信?

    段木干和田子方都要疯了,他们虽然是魏都的伴读,可是谁都知道,他们之所以能有今天,一跃跳龙门,那都是项橐所赐,可是这个胆小的混蛋,竟然说联军大营的粮草之所以被烧,是项橐主使的。

    “可恶!你再胡说八道,老子劈了你!”田子方不像段木干脾性温柔,他上去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死士的胸口,死士噗的吐了口老血来。

    段木干上前拉住了他:“子方,此事还没查清楚,不可损了他的性命。”

    “还查个屁清楚,这货明显就是某些敌对势力派来故意挑拨离间夫子与魏国朝廷的关系的!”田子方怒目。

    段木干虽然赞同田子方这个说法,可是心中隐隐又不知为何砰砰的狂跳,老觉得这个死士有可能说的是真的。

    毕竟那天夜里,夫子寻了一个现在看来根本不大的理由,召集了守护粮草大营的各部将帅进行训话,而也正是训话后,诸将们返回的路上,粮草大营失了火。

    所有的一切都太过巧合。

    不得不让心细的段木干多想。

    就在段木干拉开田子方时,帐外急匆匆的跑来了一名卫士,那卫士进账后,抱拳道:“太子,不好了,老相国打了相国,两人似乎是闹了大别扭”。

    “什么?”魏都闻言惊愕的站了起来,然后一跃到那卫士面前,把事情的前后详问了一遍。

    那魏都听罢后,腾腾腾的向后退了三步,如同丧失了灵魂,卫士退下,帐内寂静无声。

    那死士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太子,小将说的没错吧,是项橐,是你的夫子,他才是这场大火的主谋,哈哈……”

    “你放屁!”田子方暴跳如雷,噌的抽出佩剑,一剑刺穿了死士的喉咙。

    帐内再次陷入寂静,魏都突然发疯似的跑出帐外,从麾下将领夺了匹马,然后跳了上去,脚下一踢马肚,马蹄四起,窜出了辕门,向原野之外奔去。

    “太子!”

    段木干,田子方,以及魏都的护卫们这时才反应过来,纷纷从骑兵手中夺下战马,狂追。

    牧野之谷,天葱蓝,芦苇枯萎,野鹤低鸣,声音萋萋。

    马蹄声碎破了原野,压坏了沼泽。

    项橐独自走在这无边的旷野的当中,心绪飘荡,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战马奔驰而来的声音,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加速走路,只是按照他原先的节奏走着。

    “项橐,你给我停下!”马上的魏都,快马加鞭,嘶声厉喊。

    项橐似是没有听见,继续往东走着。

    “给我停下!”魏都凄嚎着。

    Pia!

    马鞭子一下抽在了项橐的身上,项橐看都没看魏都,继续走着,一步,一步。

    “给我停下!”

    Pia,又是狠狠的一鞭子。

    项橐似是没有感觉,他还继续走着。

    魏都啊啊大叫,跳下了战马,挡在了项橐身前,看着这个熟悉的华发男子,鼻腔泛酸,眼泪直冒:“为什么?为什么?”

    项橐没有回答,他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从魏都身边离开。

    魏都一下子扯住他的胳膊,再次大叫:“项橐,为什么?夫子,为什么?”

    扑腾一声,魏都跪在了冰冷的土地上,那土地上还结着还未化去的冰碴子。

    项橐身体停下,他扭头看着魏都,神情淡漠:“没有为什么,若是太子想杀我,那就拿剑杀吧!”

    魏都闻言忙摇头:“夫子,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所以这次大火,没事,真的没事,我保证!”

    “只要夫子跟我回去,继续做我的夫子,继续做大魏的相国,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们可以从头再来,对,从头再来!”

    魏都眼睛哭的红肿,声音呜咽。他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项橐,希望他能回心转意。

    项橐闻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然后仰头,对着苍天,不让魏都看到他的眼泪:“魏都,今日我再做你一次夫子吧!”

    魏都先是高兴的点头,接着眼泪乱洒的不停摇头:“不,不,我要夫子做我一辈子的夫子!”

    项橐却是没有顾及魏都的哭泣,他自言自语道:“魏都,你记住,这个世上没有人值得信任,记住没有!”

    “你的所有一切你认为最亲近的人都有可能是埋伏在你身边的间客,敌人,他们会在你酣睡时,不注意时,咬碎你的脖子,给你狠狠一击!”

    “我,项橐,曾经你最亲近的人,就是最好的例证!”

    言罢,项橐拔步离去,只是他的背更驼了。就差一根藜杖,否则他就是一只在芦苇荡中行走的老龟。

    “不!”

    魏都嘶声裂肺的仰天大哭。

    田子方和段木干一左一右,萧索的走到了魏都的身边,目光看着那个渐渐向东而去的熟悉背影,默默的流泪,然后,嘭,二人齐刷刷跪倒,以头磕地,伏地不起。

    眼泪就唰唰的流着,渐渐的和地面的冰冷相接触,生出了寒彻骨的冰碴子。
热门推荐排行榜: